【NARUTO】佐鳴「SIGN」下


書名:SIGN(下)
小說:惟真 / 封面:橘改
主題+配對:佐鳴+些微的祭→櫻
規格:4萬字/膠裝
價格:200元


下冊延遲到PF真的十分抱歉.....!!!

上冊連結請往→




宇智波佐助站在自己的家門口,躊躇猶豫著要不要進門。從裏邊透出的光亮加上乒乒乓乓的聲響,足以讓他知道有個人正在破壞他的廚房,這吵鬧的聲響在沒有其他人的宇智波村裡吵雜的令他不禁皺眉。寒風陣陣,吹得他打起冷顫。
他突然想起昨天和裡面那個人互相靠在沙發上看的肥皂劇。
新婚的老公罹患了婚後憂鬱症,上班回家的時候總會在門口徘徊著不進門,想來和目前的境地似乎有著異曲同工之處……想到自己竟然得可憐兮兮的和肥皂劇的男主角互相比較,佐助就胃痛的不行,還是硬著頭皮拉開了木門。
佐助家已經是上了年紀的木建築了,饒他再怎麼動作輕柔還是無法避免木門發出巨大刺耳的聲響。「我回來了。」他輕聲地說到,房子忽然一片寂靜,接著發出了似乎是杯盤都落在地上的可悲聲響。
接著他看見黃髮的青年從廚房衝出來,身上套著不知哪來的粉紅色圍裙(佐助對天發誓那不是他的,他沒有這麼不良的嗜好,但是不是他哥哥的他就不敢說了)慌慌張張的說:「你怎麼這麼早回來,祭明明說過你今天工作特別多的啊!」
「你被他算計了。」雖然帶著一個班,也是個常出任務且十分優秀的上忍了,佐助還是沒想到做為上忍同事的祭居然是臥底,「能不能敢問火影大人哪來的這件圍裙?您穿著這件圍裙在我的廚房裡破壞什麼?」而且還是火影的臥底。
「你怎麼就這麼篤定我是在搞破壞!」漩渦鳴人激動的抗議,但面上了佐助冷靜的掀不起一絲波瀾的臉,他還是一邊嘆氣一邊將藏在背後的東西拿出來自首。「……就是摔壞了個紅綠色的盤子了嘛。」
「那可是我父親珍藏的備前燒啊……」佐助裝得一臉懊惱的樣子,果不其然青年馬上被唬過去,神色緊張的捏著手上的碎盤。
「那……怎麼辦……可以補償嗎?」
要是能露出尾巴,恐怕九條尾巴都要垂到地上了。佐助終於忍不住笑意,暢快的笑出了聲音。「我騙你的。吊車尾就是吊車尾,過一百年還是一樣好騙。」
「我是很認真的耶!你居然鬧我!」
「我看是你鬧我的廚房還差不多吧,弄得這麼亂還連個麵都弄不好!」
「唔……我就是沒辦法弄得像你這麼好吃啦,滿意了吧!」
「很好,我聽得很爽。快來幫忙。」
自知理虧的鳴人站在旁邊刷剛剛煮焦了的鍋子,沒一會就來自己身邊幫東幫西的,天底下恐怕只有這個人即使不說出口也知道自己要什麼吧。佐助喝了一口湯,嗯,完美。正想招呼鳴人過來喝喝看,對方倒是挺自動自發的拿著大碗過來領菜了。把端上桌的工作留給對方,佐助在餐桌上發現了一盤焦黑的荷包蛋。
要說他為什麼知道這形狀不明的東西是荷包蛋,是因為他在丟掉前吃過了。
對著捧著菜上桌的鳴人,佐助輕聲說,你把鹽巴和味精搞錯了,換來了對方一個燦爛的無人能敵的微笑。
「某個程度上我也沒有說謊啊,」終於停止了戲謔的嘲笑,佐助靜靜地說:「那是我哥哥的。」
「……我真的有在反省啦。」雖然如此,卻還沒辦法鬆口說對不起。
「沒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吃吧。」
如果是半個月前的自己一定會大發雷霆的,佐助心想。
只有家人的東西,他向來是格外在意的。然而現在卻這麼淡然看著鳴人的闖進他的生活,破壞了什麼,卻也創造了什麼。這朝夕相處的半個月,他真覺得自己被硬生生的改造,連他自己都認不出現在的樣子是冷僻孤獨的宇智波佐助。
這種劇烈的變化,甚至令他感到生氣。
「佐助,等下來繼續看昨天那部戲?」
「拜託只有那部新婚夫妻的還是放過我吧。」
「那是連續劇耶,當然要連續著看……」




就是類似這樣的蠢劇情(幹)請多指教(σ≧∀≦)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