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伯里「Foggy DAY」



書名:Foggy DAY
作者:惟真 / 封面:亞里
主題+配對:UL-伯恩哈德x里斯,微閃犬
規格:3萬字/膠裝
價格:200元
首販:【PF16】Day1:J30 Day:2 H21




廣場上正在舉行三期訓練生的結業式。看起來頗有朝氣的年輕訓練生站在講台上,緊張生硬的朗讀著講稿,內容不外乎是感謝教師的訓練、未來會努力的消滅渦云云。E中隊小隊長里斯坐在附近塔上的一間廢棄的訓練室,看著活動百般聊賴地打起了哈欠,連遮掩的動作都懶得做。
「E中隊隊長這副模樣不太好吧?」肩膀被猛地拍了一下,里斯光憑手勁就知道來人的身分,他輕巧地拍開對方的右手。米利安是D中隊的隊長,同時也是在連隊裡少數會用這種粗枝大葉的態度跟他交往的人,大部分的隊友都對自己敬而遠之。里斯知道自己太年輕卻屢屢建功,早就讓很多人不開心。像他這麼年輕就當上小隊長的,更是嫉妒的眾矢之的,他常常帶頭衝第一個,然而卻喪失部下的頻率之高,甚至有人在他的背後戲稱他是死神。而不在意這一切在連隊與他交往的,就是米利安。
「是小隊長,米利安,你是不是上了年紀了,忘得這麼快。」
「是你不停地拒絕職位的關係,不然你早就是E隊的領頭了。我們都知道你那隊長去挑戰過渦之後,身體就一直很差,搞不好明天就會掛了,到時候你想推也推不掉。」大概是感覺到里斯皮笑肉不笑中隱藏的訊息,米利安制止了自己話嘮的習慣,摸了摸鼻子。「怎麼樣,這期有有趣的訓練生嗎?」
「少來了,你想拉這傢伙和他兄弟入隊吧?」里斯指著正準備上台的訓練生,那是當初他做為二期生就很熟的人。「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西這對兄弟可是炙手可熱。我占盡優勢喔?如果我跟他們提要來E中隊,他們肯定連猶豫都不會猶豫。」
「真是個強敵啊,里斯。」米利安不以為意的笑出聲。「那你想怎麼辦,跟我打一架算了。」
「我想要你去邀請他們加入D中隊。」
這句話可戳中對方不開心的點了。米利安狠瞪了里斯一眼,「你在開我玩笑?」
「沒有啦,拜託你了。」那兩個訓練生注意到了里斯,因還不能脫隊而僅僅揮手向自己打招呼。一邊揮手一邊支著下巴坐在後面的里斯語氣雖然漫不經心,但他的內容是是很認真的。「他們的個性比較適合你們隊上的風氣,這我倒是很清楚,你可以教他們更多。更何況來E隊只會早死……你也知道我們隊上的傳聞吧?」
「先說好,不管是哪個隊伍都一樣的嚴苛,我可不能保證什麼。」搖了搖手的米利安表現出對傳聞不屑一顧的態度,伸手揉亂了里斯的頭髮就離開了。「下次要請我喝酒啊,潘德莫尼有個很有趣的工程師,我想介紹給你認識。」他知道對這男人來說這就算是答應了,頓時放心下來──這時候他才發現原來他有多緊張會被拒絕。如果讓E隊隊長知道他就這麼把大好才能拱手讓人,他恐怕會吃不完兜著走吧,幸而米利安本來就不是最到處誇耀這種事情的人,這也是他能夠安心將之託付想法的人。
不過,里斯不能否認有關他的傳聞這一點。他的隊員幾乎每次出征之後都會盡數換掉,頻率高得連他自己都不禁認同這種即使是一開始根本無憑無據的傳聞,說不定自己真的會害死別人。被渾沌元素汙染之後得到的火焰的能力,更他思考自己是不是乾脆獨自戰鬥算了。這種無力感一點一滴的蠶食著他,令里斯感覺無力應對。而訓練生的後輩,不是他真的獨愛其中幾個訓練生,而是這對兄弟曾經幫助過他。
當他在訓練生之中被捧為天才,但里斯的內心卻逐漸受夠了連隊的風氣黑暗的時候,弗雷曾經幫了自己一把。就算是空穴來風的傳言也好,里斯不願意讓他們成為自己的隊員。在繃緊神經和魔物戰鬥的每一天裡,這樣悠哉的感受微風的日子,恐怕也只有今天這種場合吧。不只一次的想退為訓練官的里斯,不停地被米利安說服。『有能力而不去擔當,導致你教育出來的訓練生死亡,到時候你才會後悔莫及!』到時候幾乎等於自己親手殺了自己的學生,這樣的說詞讓里斯卻步了。然而,他也受夠了連隊的風氣與自稱為聖騎士云云的虛偽。
真希望渦快點消失啊,里斯能做到的卻也只是增加出擊的次數罷了。
里斯獨自橫躺在房間的長椅上打盹,平常警覺的連細微的腳步聲都會吵醒他,但似乎因為太久沒有好好地睡覺,受到悠閒的氣氛誘引,進入了酣暢的熟睡。理性一邊嘲笑著說,看看你這副窩囊的王牌樣,而感性堅持休息,所以里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
外頭的風不停地把白色的花朵吹入房間,地板一片撩亂。老舊的樓梯地板發出了受到擠壓的聲響,躡手躡腳的腳步聲停在門口。一室寧靜,只有細微的呼吸聲和風聲。
表情嚴肅的青年看著睡得不省人事的里斯,幾不可聞的發出一聲嘆息。
里斯夢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他對自己的劍術被封為第一毫無信心。他只是普通的修練,普通的學習,卻招來無數的嫉妒,令他不耐煩到了極點。課餘之間他常常會溜到廢棄的訓練室,逃避現實似的窩在椅子上。這種情況持續了幾乎快一個月,才在有別人插入的情況下結束。
他一如往常地沉思到打瞌睡,醒來卻發覺自己躺在某個不認識的人腿上。他驚嚇到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對方低著頭笑著和他打招呼。『嘿,前輩你醒啦。』
興致勃勃的綠色眼睛望著他,一團混亂的里斯揉了揉眼。『前輩……?』
『劍術啊、劍術!』似乎意外地興奮的青年指著他掛在椅背上的配劍,『二期生鍛鍊的時候不是在這邊的廣場嗎?每次你們練習的時候我都會在這裡看,真是神乎其技啊!啊,忘了說,我是三期的弗雷特里西,叫我弗雷就好了。今天我也想過來偷看,卻看到前輩在這裡打瞌睡,原來你也會翹掉練習啊──』
被弗雷這麼一提醒才想起自己睡掉了下午的練習。翹掉就翹掉算了,里斯懊惱地從弗雷身上爬起來:『所以呢?為什麼我會躺在你身上?』
『我看你好像睡得很不舒服就讓你躺過來了,不用謝我啦。』
誰要謝你啊……里斯暗自地吐槽,但還是神色勉強地打起精神。『下次我就宰了你。』
『好兇啊。』對方笑得毫無畏懼,『如果你說不出謝謝的話就陪我打的一場吧,我很崇拜你哦,前輩。』弗雷拿起身旁放著標準配備的劍,里斯本以為只有一把,他卻利索的抽出了兩把。
『兩把劍不足以成為你能打倒我的理由。』
里斯一把丟掉了劍鞘,氣勢凌人露出殺氣。他要好好的教訓這個毛頭小子,剝掉他臉上的威風。事後想起,里斯覺得自己當時應該是厭惡著這種自信滿滿的樣子吧。因為,那是自己沒有的東西。結果不用說當然是弗雷慘敗,但這場勝負讓他想了很多。
『不愧是里斯前輩……唉,難道我真的不能兩把一起來嗎?』
『你只是技藝還不夠。』幾乎就是在同時,里斯下定了決心,一把拉起還坐在地上的弗雷,看著他灰頭土臉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你明天同樣的時間來這裡,我會教你怎麼樣才能用雙劍……不,你就換成雙刀吧。』
弗雷愣愣地看著他,突然跳起來抓住他的手。『里斯前輩!為什麼平常不笑呢?』
『因為沒什麼好開心的。』
『前輩笑起來很有自信的樣子,很帥啊。』里斯心想這傢伙真是不怕死,居然伸手捏拉自己的臉頰。『以後就多笑笑吧!就這麼說定了!』真是個令人難以拒絕的人。『好吧,說定了。』然而自己大概就這麼中了埋伏了,明明決定在結業之前不和任何人交流的,這下子可是多了個很會無意間慫恿別人的後輩了。
『弗雷,走了。』
門口傳來了冷冽的聲音,里斯沒注意到這個人在門口站了多久了,他冷眼地望著雙手握在一起的兩人。弗雷湊上來小聲地說:『那是我哥伯恩哈德,我剛剛翹掉課程了,他應該在生氣吧。前輩,下次再見!』
當時他心想,好不相像的一對兄弟啊。而雖然伯恩哈德似乎很討厭自己,但里斯還是鍛鍊了他們一陣子,他對自己開始有信心,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所以,雖然他從未對他們說起,但他是非常感謝弗雷的。
這種強烈的感謝之情,有好幾次讓他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是感謝?還是還有什麼別的雜音?里斯揉著眼睛醒來,躺著的觸感讓他一度以為自己還在作夢。對方輕柔的撫平他總是亂翹的前髮,溫柔的令人嘆息。
「弗雷?」里斯聽見自己喃喃的呼喚著,對方的動作倏然停止。
過了一會,比印象中還要低沉許多的聲音響起。「讓你失望了,不是弗雷。」
「……伯恩哈德。」這次是真的被驚醒了,里斯馬上回復到平時警戒的狀態。「抱歉,我睡昏頭了,剛好夢到很懷念的事情……」里斯發覺自己的領口被打開,狐疑地望著伯恩哈德。伯恩哈德天生就長得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實在很難相信他會做什麼趁人之危的事。果不其然,伯恩哈德冷靜地回望他。
「看你好像很不舒服就把衣服拉開了。你多久沒有好好休息了?」
讓比自己輩分小的後輩這樣教訓,里斯實在是受不了這種氣氛。「不過幾天而已,沒事的。」出乎意料的伯恩居然也沒有回話。伯恩哈德拍掉了里斯頭上的落葉,並沒有要解決這種沉默的意思。
「為什麼不招攬我們進你的隊伍。」里斯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他以為這對兄弟之間最不在乎這種事情的就是伯恩哈德。「弗雷根本沒想那麼多,但我在典禮上看到你了。只要你在典禮之後來跟我們說,我們一定是加入E中隊的,但你卻在這裡睡覺。你在想什麼?」
里斯很害怕伯恩哈德的視線,總是一針見血的精明。那種隨時露出來的,盯上獵物的眼神,讓他很害怕這個人。只有在他面前,里斯總覺得自己像是跑不掉的獵物。他嘴硬的回答:「沒什麼特別的原因,我錯過了,就這樣。」
「真的嗎?」伯恩蹙緊眉頭問話的樣子,里斯真覺得他應該去從事拷問之類的工作。
「真的。」
「不是因為什麼容易死亡之類的傳言吧?」
是了,說了半天,原來伯恩哈德是要說這件事,沒想到會被他注意到。里斯下定了決心,用盡所有的勇氣露出他在這段時間內鍛鍊出來的、千錘百鍊的自信笑容。「我怎麼可能會被那種空穴來風的謠言打擊?米利安是個好隊長,他會好好的帶你們的。加油啊,一直忘了說,恭喜結業。」
里斯和他互相握手恭喜伯恩成為連隊的一員之後,就匆匆忙忙地離開了。伯恩哈德從里斯的臉上找不出一絲的破綻。留在原地的伯恩哈德,只是一直很在意和他握手的時候,里斯的手指十分的冰冷。




有點憂鬱的里斯.......大概就是這種感覺ㄅ(幹)請多指教(σ≧∀≦)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