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閃犬「I Could have Danced All Night」



書名:I Could have Danced All Night
作者:惟真 / 封面:Neutral
主題+配對:UL-弗雷特里西x艾依查庫,犬→→→眼鏡
規格:3萬字/膠裝
價格:200元
首販:【PF16】Day1:J30 Day:2 H21


做了一個孤單的夢。
然而雖然空無一人,但是艾依查庫一點也不害怕,因為他心堅定,哪怕是空無一人的沙漠,只要記得自己跟隨艾伯李斯特的心情,他就毫無恐懼,孤單亦不算什麼。
信仰的同時,令他感到身心舒暢。
只要燈火領路,無論是要去哪裡,他都不會感到懼怕……






劍起劍落,尖銳的響聲傳遍廣場。
當第二十個上來挑戰伯恩哈德的人被打掉了劍,再也沒有人敢上前。訓練生不約而同地想著,如果阿貝爾在就好了,但他早就和利恩一起溜出去喝酒,恐怕要半夜才會回來。伯恩哈德俐落的甩掉劍尖的塵埃,用很不像他的姿勢將劍扛在肩膀上,挑釁地對訓練生說話:「沒有更有骨氣的傢伙在了嗎?」
「我來。」還沒變聲的嗓音傳來,艾伯李斯特提起地上插著的真劍,挺直了腰桿站出來。
伯恩哈德看著來人,幾不可聞的微笑了一下。
說的好聽是要幫他們視察,其實他就是為了他和弗雷帶回來的這兩個小子回來的,聽弗雷說了前幾天內鬥的事情,雖然他很讚賞艾依查庫的氣慨,但卻覺得艾伯李斯特這樣下去不行。既然是他們兄弟倆的爛攤子,伯恩哈德決定親自來看看艾伯是不是值得他這麼做的材料。
勇氣加分,但是技術還不夠。
數度逮著機會卻沒有將對方的劍打掉,伯恩哈德只是輕輕地在他的手背上敲了一下。對伯恩自己來說,這就足以是一種輕蔑了。果不其然,艾伯李斯特的眼神燃燒著寧靜的憤怒,但卻沒有躁動的衝上來蠻幹,這讓伯恩哈德默默地又加了幾分。
「提劍。」伯恩哈德凝視著蹲下身撿劍,但視線卻一直沒有離開自己的訓練生,滿意且幾不可聞的微笑。這樣的覺悟,非常好……但還未發育完全的少年,真劍的負荷與自己的施加壓力又太重了。「再一次就結束。」
「是!」艾伯李斯特動作標準到像是教科書的範本,動作行雲流水,但力道卻嫌不足。
衝進對方周身的伯恩哈德試圖用刀背結束這場練習,然而艾伯李斯特卻做出了令他感到驚訝的動作──那是架式像是自己的『茨的架勢』,但用意不在於防禦,而是在於趁隙反擊。少年畢竟經驗太少,還是被伯恩哈德二度拍掉了劍。
這次用盡了全力還是失敗的艾伯李斯特一個腳軟,踉蹌地坐在地上。體力也仍需加強,伯恩哈德還未收起自己的劍,他看著少年,出聲問到:「這是你剛才想出來的嗎?」
「……是的,模仿您的姿勢。」
「破綻太多了。」
「請您……」少年跪在地上,以拳壓地,拳頭中握緊的是不容嘲笑的自尊心。「請您教導我!我想要變強!」
那語氣中的覺悟,令伯恩哈德想起第一次見到這些孩子的時候,艾伯李斯特一直露出的冷靜地接受了事實,並且做出決定的神態。正因為伯恩哈德知道他是從那被魔物襲擊過的蠻荒之地而來的,有件事情他務必要確認,那就是這樣的覺悟,究竟是自不量力的想送死,還是為了未來長遠的規劃才想學習的。
「我不教導復仇的劍。」伯恩哈德的劍貼在艾伯李斯特的臉上,近得只要艾伯移動一分一毫,就會被劃出一道血痕。他在試探艾伯李斯特的決心。
然而艾伯李斯特連猶疑都沒有展現,絲毫不動搖,迎上伯恩哈德凌厲的視線。「我不是為了要復仇才求您的,我是為了要活下去。」
「很好,明天下午開始。」以行雲流水的姿勢將長劍收起的伯恩哈德轉身離開。
「艾伯!你還好吧?」緊張的艾依查庫連忙上前攙扶起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用衣袖擦去臉上的灰塵,卻越擦越髒,對上艾依查庫焦急的表情,不好意思地笑了。「我這種狼狽的樣子居然讓你看見了。」
可是站在一旁的艾依查庫深深地覺得這樣的艾伯十分帥氣,雖然他滿臉髒污,看起來狼狽得不行。他一直以來都十分佩服他,同時也低聲嘆息了一下,兩人一直都有著差距,但差距似乎越來越遠,這種漸行漸遠前陣子一直讓艾依查庫感到虛弱。
艾伯不需要他保護。
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接受這個想法,做為暫代教官的弗雷特里西曾經這麼告訴他。『艾伯李斯特是個野心家,他不需要你的掩護或是保護。如果你想要變強,那並不是為了保護他,而是為了與他並肩。』
艾伯李斯特淬鍊的是野心的劍。
而他要靜靜地磨練守護的劍。
盡管兩把劍,最後想必都會血跡斑斑。



雖然看起來不像不過最後真的是閃犬啦(幹)請多指教(σ≧∀≦)σ

※R18有喔!!!購買者現場需檢查證件ㄛ